• 【应援文】擦肩而过by幻之晴明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phholic-logs/43964883.html

     

    擦肩而过『法英文,子米配角』

     

    1

    “对于哥哥来说,那个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是怎样的存在呢?”

    一个晴朗的午后,享用完哥哥亚瑟·柯克兰精心准备的下午茶后,年幼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开口问道。

    “不过是个自恋的红酒混蛋而已!”亚瑟立刻回答道,“你不用在意那种家伙的,真的,你应该成为一位风度翩翩的绅士,而不是个浮夸的花花公子。我做的点心好吃吗,阿尔?”

    “很好吃!谢谢你,哥哥!”阿尔开心地回答。

    亚瑟满眼温柔地凝视着自己最宠爱的弟弟,同时暗自决定把刚才无意中提到的某个混蛋丢出脑海。

    2

    夜里,在为弟弟讲完晚安故事哄他入睡以后,亚瑟也觉得累了。他钻进被窝,准备进行一场梦幻的旅行。无意中,右手手指碰到了左臂上的一道疤。同时,白天阿尔的提问又再一次浮现于脑海之中……对他来说,弗朗西斯就真的那么不值一提吗?

    的确,那个混蛋身上有很多地方令亚瑟看不惯:自恋到自大的狂妄,不时发作的自我陶醉,甚至以美食家自居而对别人的料理大加嘲笑……向来绅士的亚瑟一想到这些就觉得自己的自制力受到了极大的挑战。但身为国家的弗朗西斯,其实力还是值得肯定的。这道伤便是他在那场持续了一个世纪的战争中,留给亚瑟的耻辱印记。

    还记得那天,大雨滂沱。

    亚瑟隔着厚重的雨幕注视着立于对面的长发男子,那个与自己争斗了百年的对手。

    自己当时的样子真是狼狈啊,他心想。

    雨水顺着粘附于脸颊的头发不断地滴落,军服被泥水侵染得辨不出本色,身上的伤口也因雨水长时间的浸泡而疼痛得越发剧烈。可即便如此,他也依旧努力挺直身子,坚持着目光里的无畏。他要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

    “终于,结束了呢!我赢了。”恍惚间,亚瑟听到对面的男子开口说出胜利的宣言。伤口感染引发的高烧让他觉得一切都不真实。“哥哥我,是不是应该感激你呢?要不是你在卢昂场那样对待那位美丽可爱的姑娘,我的家人也不会重燃爱国激情,让这一切结束呢!我们之间……呵,实在太久了,现在总算……你……”他在说些什么?亚瑟觉得自己的视线在摇晃,只看见对方翕动的嘴唇,渐渐暗去。

    随后发生了什么亚瑟并没有印象,他醒来时已经躺在了自己位于加来的别墅里。据随从汇报说,那天弗朗西斯正准备用他自认为天下第一优雅的法语对其彻底嘲笑一番的时候,亚瑟突然一头昏倒在了泥水中。当时在场的英军一阵惊呼,都为亚瑟捏了一把汗。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长官曾经下令处决了为法兰西民族而战的英雄少女贞德,而面前的那个男人则发誓要报仇雪恨。他也确实这么做了,与他的人民一起,进行了革命大反攻,最终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了这里。

    没有人看清楚那个人的表情,或许,佛朗西斯他当时根本没有什么表情。

    短暂的沉默之后,那个口口声声要血债血偿的家伙作出了一个令人吃惊的举动——他小心翼翼的抱起昏迷的亚瑟,亲自将其送回了故土。

    由于受伤过重,和战争时间持续过长导致的医疗困难,亚瑟康复得十分缓慢,足足半年后才恢复到能出门的地步。这期间,依旧是从部下的口中得知,胜利了的弗朗西斯身体状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虽然(亚瑟很想忘了这件事)自己当众昏迷,但将自己送回来的对手返回家的当晚也发起了高烧,不得不在家里静养了一段日子。       

    “哼,彼此彼此!”亚瑟心里五味杂陈。

    后来,只要弗朗西斯参加战争,亚瑟就一定会站在他的对立面上,就像是小孩子赌气一般。漫长的时光中他几乎忘记了自己和那个混蛋打起来的原因。是不满那个红酒混蛋总是嫌自己晚饭做的特别烂?是怨恨当初他在发型上戏弄过自己?还是单纯的看不顺眼?……没有人知道。

    王耀家里的一位著名的军事家曾经说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日后亚瑟听到这句话时颇为感慨。当初的自己也是如此筹划的吧,他想。几百年来,亚瑟对弗朗西斯家的事情格外敏感,并且一直不断地自励着,“不能放松,要时刻盯着他,总会有破绽的!我要让他跪着求饶!”“嘛,才胜利了一次,不行,他给我的耻辱要加倍讨还!下次,我还要赢!”“可恶!居然输了!不行,我一定要赢回来!”如此坚持着的自己,度过了艰难的时光,终于成就了今天的地位。那个红酒混蛋,亚瑟不自觉露出了笑容。

    有什么东西拽了亚瑟一下,将他的思绪拉回了现实。原来是身边的阿尔,睡梦中的他压住了亚瑟的袖子。亚瑟看着沉睡的弟弟,不由地微笑起来。现在,自己和以前不同了。他有了可爱的小弟弟,这就足够了。亚瑟摇了摇头,仿佛想用力赶走脑海中那些往昔的画面。随即他调整了一下睡姿,不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3

    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方已经成为了自己重要的存在了呢?

     

    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周围的一切已经悄悄改变?

     

    4

    又是一个晴朗的午后,亚瑟悠闲地在享受着他的下午茶时光。

    一切都和那时那么相似。青葱的草地,香甜的点心,散发着香味的红茶,就连那透过枝桠间的阳光都倾洒着让人迷醉的温暖。只不过,自己对面少了那个洋溢着明媚笑容的金发孩童。即使放了足量的牛奶和砂糖,亚瑟依旧觉得杯中的红茶难以下咽。

    他忽然站起来,猛然扫开眼前的一切。点心四处滚落,精美的茶具纷纷坠地……闻声而来的管家惶恐的准备收拾残局,却被主人不耐烦地挥退。

    颓然的坐回椅子,亚瑟怅然四顾,心中难以言明的失落。

    曾几何时,总在夕阳西下时分,他会微笑着伸出手,唤到:“阿尔,我们回家。”然后那个绽放笑颜的孩子,拉起亚瑟的手。

    他们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忽然有一天,亚瑟觉得手中一空,“阿尔?”他困惑的回头,却看到自己身后几步远的地方,当年的孩童已然长大成人。他坚定地对亚瑟说:“从今天起,我要独立。”随后掏出不知从何而来的长枪,疾步刺来……

    “有客人来访,要请他进来吗?”

    亚瑟被管家的询问惊醒。原来是一场梦,自己竟然在椅子上睡着了。不,不对,这个梦的确发生了,就在刚刚过去的几天前。

    管家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亚瑟打断,“不见!我谁也不想见!”那场梦幻般真实的回忆让他此刻心情烦闷。

    “哥哥我难得来一趟,就这样把我赶走吗?亚瑟真是太令我伤心了~”

    这种说话方式,难道——

    “你来这里干什么!”亚瑟猛得站起来,果不其然,是弗朗西斯。

    “只是来探望一下而已啦!反应如此激烈,难道刚才梦中的主角是哥哥我吗,亲爱的小亚瑟?”

    亚瑟感到一阵气血上涌,“你这个混蛋!”他头上的青筋在跳,“那天在约克敦还没有嘲笑够吗?居然追到家里!我——”亚瑟环顾四周,抄起了桌子上未来得及清理的司康饼,接二连三地砸了过去。

    “住手啊!亚瑟,你误会了!”弗朗西斯狼狈躲闪的同时大声叫喊着。至于管家,早就识时务的不见了踪影。“快,快停下!啊!!!”一个司康饼正中额头,弗朗西斯倒了下去。

    “快给我起来,不要躺在地上装死。不然——”

    “知道啦知道啦!”在将眼睛偷偷地睁开一道缝,发现亚瑟貌似真的要下手揍他后,弗朗西斯站起身。他一边拍落身上的草絮,一边偷偷瞄着亚瑟,小心翼翼的问:“感觉好些了吗?”

        “什么啊?”

    “你知道的。阿尔的事,不要放在心上。孩子大了,自然就会独立的。”

    亚瑟一愣。经刚才这么一闹,他几乎忘了先前的梦。而对方的一句话,让那不愉快的感受又回来了,好难受。

    弗朗西斯知道自己不应该如此轻率的提及阿尔,但看着自己昔日的(也是唯一承认的)对手因为弟弟的独立而消沉,心中很不是滋味。虽然当时他选择站在阿尔那边,但那是因为……总之,弗朗西斯决定以自己的方式让亚瑟走出这个阴影。

    “快去换身衣服吧,我们一会儿出门。”

    “谁要和你出门了!你不要自说自话!”

    “快去吧,难道说,你希望哥哥我帮你换?”

    “绝对不要!我自己来。”

    比起被非礼,还是选择自己来比较好。看在这家伙专程来安慰我的份上,出门走走好了,亚瑟决定听从对方的建议一次。

     

    5

    弗朗西斯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了。

    他们的目的地是一家酒馆。之前听自己的恶友基尔伯特说喝酒能驱除心中所有的不快,所以弗朗西斯将亚瑟带到了这里,可是眼下的状况完全超出他的控制范围。

    在亚瑟高笑着砸了一堆高脚酒杯后,他们被不客气地请了出来。

    看着醉得东倒西歪的亚瑟他竭力想自己走回家却满地画着S形的样子,弗朗西斯只能无奈得苦笑。

    噩梦大概是开始于亚瑟喝下第一杯红酒后吧,弗朗西斯懊恼的想。一开始亚瑟只是趴在吧台上用食指弹着空杯子而已,在对方忍不住开口揶揄他的酒量后,亚瑟仿佛赌气般又一气灌下了三杯白兰地。就在佛朗西斯刚要开口称赞他时,却听见耳边一声大喊:“女王万岁!”接下来就是边喝酒边颠三倒四的唱着乱七八糟的歌,什么“不爽的家伙我就诅咒他”,“ 魔法是白的好呢还是黑的好呢”,还混杂着“妖精先生!妖精小姐!”之类的奇怪的话,好吧最后连基尔的口头禅“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都出现了。意识到事态严重的佛朗西斯试图夺走亚瑟的酒杯,结果反而刺激了他使其更加激动地将手边所有的东西都砸了,还一边哭一边喊“笨蛋笨蛋笨蛋,阿尔弗雷德那个笨蛋!”整个酒吧为之侧目,很多客人都被这阵势吓跑了。于是唯一清醒的佛朗西斯在赔偿了一切损失之后,也跟着亚瑟被请了出来。

    “唉,从来不知道他酒品这么差!怪不得以前社交舞会上从没有看到他喝酒。还是……把他送回家吧。”

    佛朗西斯无奈的背起某个闹情绪的家伙,回去的路上他不禁自嘲,道:“哥哥我现在因为你变得一贫如洗了,你这个家伙打算怎么补偿我呢?”没指望有人能回答。“让我好好想想。哦,是了,就把你自己赔给我好了。”

    “赔就赔!”耳边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

    “不许反悔啊!哈哈哈……诶诶?!”刚才的回答……弗朗西斯惊讶地停下脚步,偏过头,看着趴在自己背上的家伙。

    “怎么不走了?”背上的人在催促。

    “你刚刚说了什么?”

    “快走啦!混蛋!厄……”

    之后许久都没有听到动静,弗朗西斯才意识到对方已经睡着了。“算了,不跟醉酒的人一般见识。”他加快脚步,向亚瑟家走去。

    之后由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弗朗西斯再次见到亚瑟的时候,已经过去好几个月的时间了。

    自从那次醉酒事件后,他变得特别关注对方的近况。亚瑟他还在为阿尔的事情伤心吗?还有,那天亚瑟那句真的只是开玩笑吗?弗朗西斯无从得知。两个人都有很多事情要忙,也无法找一个时间好好谈谈,问题就这样被搁置了下来。

     

    6

    时光荏苒。

    到了十九世纪,亚瑟和弗朗西斯相继卷入了两场大规模的联盟战争。

    他们与另外三个国家结成了联盟,简称联五。在这其中,就有亚瑟曾经的弟弟阿尔弗雷德。

    这是,历史的新篇章。

     

    有些东西,一旦错过,便是永远。我们无法去改变过往。

    但是,

    有些人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后记:

    好吧,大家是不是感觉青筋在跳?看开头明明就是个长篇嘛,结果如此快的就结束了(被PIA飞~)。

    最后,祝愿本子大卖!

                                                                    幻之晴明

    2009.7.31       22:00

     

     

     

     

    分享到:

    评论

  • 啊啊,法英那别扭的感情真是太萌了,错过更萌啊~~~还有隐着的法贞~~我心中的痛啊~~

    幻你太棒了~~